·返回首页 ·设为首页 ·加入收藏

活动动态

【2019中国-东盟音乐周】在筝乐中领略韩国传统音乐之魅力——韩国筝乐团民间音乐工作坊

来源: 作者: 更新时间:2019-06-03 10:10:42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2019年5月31日(星期五)上午9:00—11:00,在广西民族音乐博物馆多媒体功能厅,韩国筝乐团举行了主题为“韩国民间音乐工作坊”。参加此次工作坊的主讲来自该乐团副主席、亚洲古筝音乐家协会副主席、韩国首尔大学Yi Jiyoung(李知玲)教授, 其成员还有Chung Nuri, Lee Hwa-Yeon, Jun SunWoo 等。

工作坊主要介绍了伽倻琴、玄琴、牙筝、仗鼓等乐器,工作坊通过四位成员逐个展示乐器、让观众提出问题并当场解答的形式展开。据了解韩国的筝有2000多年的历史,多用于皇家宫廷音乐的演奏,同中国古琴一样是缓慢的、庄重的音乐,非常幽雅和古朴。

首先是乐团副主席Yi Jiyoung教授介绍到了Shunen伽倻琴,它用于民间民俗的乐器,是用最传统的是丝线制成的。

接下来是乐团成员Chung Nuri教授介绍了25弦的伽倻琴,此乐器从1995年就开始形成。工作坊展示的有高音的/低音的/还有电子的伽倻琴。伽倻琴有时候也会和西方的一些乐团演奏。传统的是右手弹奏,左手作韵。

对于观众提出的问题:中韩筝主要存在区别?成员宋金敏教授解释道:韩国是用手拨,而中国则用拨片。

Chung Nuri教授对于玄琴乐器的介绍,共分为三点:

其一,玄琴是韩国的传统乐器,比较之下,伽倻琴女性化,而这个乐器更加阳刚,低音,更有力度一些。它的形制有6根弦,为丝弦,和伽倻琴一样,有16个品,3个移动的琴码,木头是泡桐木。主要用竹拨片拨奏,也可以是打击乐器,可演奏三种音乐(宫廷/上层人员演奏/民间)。曲调比较庄严和缓慢。

其二,100年以前,社会一般人员演奏,现在在韩国很流行了。

其三,很多作曲家用这个乐器来作曲,描述彩虹、月亮等场景,表达月光般的柔美与恬静。

观众提问到最古老曲谱是什么年代?乐者成员介绍到,这个宫廷音乐在500多年之前就使用了。

紧接着是乐团成员Lee Hwa-Yeon介绍到了牙筝:它有大的有小的,最先出现的是大的,改造过的用于舞蹈音乐或者传统音乐,大的用木制的棍子演奏,小的用弓来演奏。形制和伽倻琴类似。用来演奏传统音乐,现代作品用十弦的牙筝,有很多种不同类型的牙筝。此乐器多表现悲伤的情绪。

 

Lee Hwa-Yeon老师讲解牙筝

观众提问到弓使用的年代时,康爱珍教授表示四五十年之前才出现的,改革出来的。弓是一千五百年之前,和轧筝年代差不多。除此之外也是可以用手演奏的。

期间观众提问到在琴码之间的线的作用时,韩国乐团成员解释到连接起来,为了固定顺序不容易乱。

最后乐团成员Jun SunWoo介绍了仗鼓:它是节奏性的代表乐器,用动物皮(牛皮/羊皮等)制作鼓面,在中亚和西方传播都很多,主要用于歌唱或舞蹈合奏的伴奏形式。吊钩是控制音高的。演奏速度先慢后快,与伽倻琴合奏有时会喊出一些声音出来,非常独特的传统乐器。

朱善宇展示了从慢—中快—快的演奏,让观众在一定的节奏点一起互动,一共表演了五种节奏型。

最后他介绍了一种仪式中用到的节奏型、萨满仪式中的节奏以及韩国很多地方都会用到的曲调。以上展示的乐器以五声音阶、七声音阶为主,根据作曲家定调,或根据管制乐曲定调。

韩国筝乐团的目标是为各类筝乐器开辟一个新的未来,并促进亚洲筝乐器表演者之间的理解与交流。韩国筝乐团通过热情的讲解,以及观众们积极提问,得到观众的一致认可,工作坊完满结束。

 

工作坊现场(一)

 

工作坊现场(二)

 

观众认真聆听

 

合影留念

 

 

 

微访谈

 

      受访者:韩国筝演奏家宋金敏(问题1.2)  、广西艺术学院古筝教授林坚(问题3.4

 

问题一:韩国筝在传承和发展方面有什么看法?

韩国的筝的发展,在战争期间受到了影响,那时候是停滞不前的,之后筝才慢慢得到发展,并大家的关注,现在大家也挺热爱传统的音乐文化的,我们也将会继续努力弘扬传统音乐文化。

问题二:请问此次参加中国——东盟音乐周的感受如何?

我们在世界很多国家都进行过演出,但是在中国—东盟音乐周的演出让我们很高兴,中国人很热情,对我们的演出也积极的提问,我们很开心,我们觉得东盟音乐周也很国际化,我觉得举办的也成功!

问题三:中韩筝有什么区别?

韩筝的种类多,唐代时候传过去,传到那边以后结合他们的民族变成了他们的国乐。

问题四:听了工作坊后有何感想?

韩国筝种类保护很好、丰富。轧筝在中国唐代盛行,与韩国的牙筝是同源不同流的两种乐器。很遗憾,轧筝在中国失传了。

 

审核:李   

初审:楚   

文字/微访谈:全容菲、万   婷

图片:王春蕾、易泽英、王世文

翻译:敖雪莹

编辑:林慧思

【打印正文】